通航公司起訴違約甲方獲賠超60萬 無視律師函后果很嚴重

日期:2019-05-22 12:35 作者:張靜

飛行服務  糾紛案例  風險管控

圖片攝影:高瀚

作者簡介

張靜,上海段和段(鄭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及通航法律事務部負責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通用航空產業研究中心研究員及河南分部負責人,鄭州市涉外律師人才庫入庫律師,熟知國內外通航產業發展現狀及發展方向。對國際通航項目的鑒別、談判、引進具有專業的把控能力。歡迎與作者(微信:Jing-18513539335)進行交流。


引言:隨著大眾類通航消費需求的上漲,越來越多的通航公司涉足低空娛樂消費領域,如低空旅游、體驗飛行、跳傘、航展期間的飛行表演等,但只有少數實力較強的企業才能取得相應的運營資質,如此在有資質與無資質的企業之間便有了合作的空間和可能,那么,飛行服務協議履行過程中會出現哪些糾紛呢?筆者將通過真實案例予以解析,希望給通航企業以參考。

案情概述

原    告:重慶某通航公司

被    告:王某

第三人:重慶H通航公司

2017年11月19日,原告(乙方)、被告(甲方)簽訂《飛行服務協議》,被告在甲方代表處簽名按手印,甲方及甲方(蓋章)處為空白,約定:

1. 原告在被告指定區域為被告提供小型直升機體驗飛行服務;

2. 合作時間為2018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0日;

3. 合作期內,原告按照被告飛行服務要求,將飛機調至被告指定區域內為被告提供一般體驗飛行服務,被告為原告提供停機坪和相應服務場所,提供必要的與飛行服務相關的配套輔助措施,負責原告機組人員食宿費用;

4. 被告無服務需求時,原告可自行安排飛機及機組人員;

5. 協議保底價200萬元/年,每季度為50萬元,被告應在每季度首日支付給原告;被告自行負責在某村以外的空域使用費,按2萬元/次收取;

6. 被告未按約定支付費用的,原告有權拒不執行后續相關飛行服務并解除協議,同時被告需賠償原告違約金10萬元;

7. 本協議有效期內雙方均不得單方終止、解除本協議,否則違約方應當向守約方支付違約金10萬元,并賠償因單方終止、解除本協議給對方造成的損失,損失包括守約方直接財產損失,以及守約方為應對違約行為產生的必要費用(包括但不限于人員工資、運輸費、保險費等),以及守約方因違約行為而主張自身權益所產生的訴訟費、律師費、保全費、公證費等。

2017年12月5日,原告出具收據一張,載明:交款單位為王某,收款方式為現金,金額為50萬元,收款事由為飛行服務費,同時注明11月19日收到王某支付的押金10萬元,共計60萬元。

2017年12月14日,第三人登記成立,被告系其法定代表人。

2018年1月10日,原告稱按被告要求,向其出具收據一張,載明:交款單位為第三人,收款方式為現金,金額為6萬元,收款事由為2.5噸航油。

2018年2月7日,被告向原告支付了調機的空域使用費1萬元。

2018年2月8日,按被告要求,原告將飛機從某村飛至某都停放待命,執行任務,被告安排了原告人員前兩天的食宿,但自2018年2月10日起被告失聯,使直升機處于被遺棄狀態,原告隨安排人員值守。對此次飛行,被告稱系原告擅自為之,其并不知情。

2018年2月14日,原告向當地公安部門反映,稱無法聯系上被告,而被告拖欠他人工程款,原告擔心飛機被砸,特向派出所備案。

2018年2月19日,原告將飛機運回自己機庫。

2018年3月16日,原告律師向被告發送《律師函》,要求被告將直升機接管或向原告支付保管費、值守費、運輸費等費用,并在2018年4月1日前支付第二季度相關費用50萬元。被告于次日簽收。

2018年4月23日,原告向法院提起訴訟。

2018年5月25日,被告以第三人名義,向原告送達一份《解除飛行服務協議通知書》,理由為:原告于2018年2月7日擅自將第三人租賃的飛機從某航空小鎮飛走,至今未歸,給公司造成嚴重損失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實現。

2018年8月2日,原告向被告住所地郵寄了《解除飛行服務協議通知書》,該郵件于2018年8月3日簽收,簽收人為他人收,自取。被告否認收到該通知書。

訴訟請求

1. 判令被告繼續履行《飛行服務協議》,立即接管直升機(庭審中,原告將本條訴請變更為 請求判令雙方簽訂的《飛行服務協議》于2018年8月3日解除);

2. 判令被告支付眼高第二季度飛行服務費50萬元;

3. 判令被告支付原告空域使用費2萬元;

4. 判令被告支付原告代為照管飛機分費用6000元;

5. 判令被告支付原告違約金10萬元;

6. 判令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律師費、保全費、公告費等費用。

爭議焦點

1. 被告主體是否適格;

2. 被告是否存在違約行為;

3. 案涉《飛行服務協議》從何時起解除;

4. 原告主張的第二季度飛行服務費、空域使用費、照管飛機費用以及違約金是否應當予以支持。

律師解析

1. 關于被告主體是否適格問題。被告稱其是作為代表與原告簽訂的《飛行服務協議》,其本身不是該協議的相對方,不是本案適格的被告主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 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對外簽訂合同,合同相對人請求該發起人承擔合同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公司設立后對前款規定的合同予以確認,或者已經實際享有合同權利或者履行合同義務,合同相對人請求公司承擔合同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故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對外簽訂合同,即使該公司成立后對該發起人簽訂的合同予以確認或者已經實際享有合同權利或者履行合同義務,合同相對人仍然可以選擇請求與之簽訂合同的該發起人承擔合同責任。

本案中,從協議簽訂內容來看,除了原告在協議“甲方代表(簽字)”處簽名按手印外,并未列明其他主體,即從協議內容無法確認被告所代表的對象是誰,且被告也未舉示其他充分的證據證明其在與原告簽訂協議時就明確向原告表明了其所代表的對象和主體。而即使被告是為設立第三人才與原告簽訂《飛行服務協議》,原告也可以選擇以被告作為被告提起訴訟,請求被告承擔合同責任,因此,被告主體適格。

2. 關于被告是否存在違約行為的問題。被告稱原告擅自將飛機從某村飛致某都,致使合同無法履行。按照《飛行服務協議》約定可知,協議有效期5年,被告每季度支付原告飛行服務費50萬元,而飛行服務費的支付并不以完成一定次數的飛行任務為前提。換言之,在被告無任何飛行任務需要執行的情況下,其仍需要按季度向原告支付飛行服務費。根據日常生活經驗法則,原告無理由,也無必要在可以獲得高額飛行服務費的情況下,主動做出違約行為而在未經被告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將飛機從某村飛至某都,還在飛機飛至某都后無故停靠10日之久。

據原告所述,其該次飛行是受被告指示,為了執行被告安排的飛行任務而進行之觀點更符合生活常理,且被告在2018年2月7日明知原告將飛機擅自飛走的情況下,直至2018年3月16日原告向其發送律師函,再到2018年4月23日原告向法院起訴,長達兩個月的時間內,被告均未對原告擅自將飛機飛走的行為提出異議,其行為亦不符合常理。

根據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以及原告提交的證據并結合查明的其余事實,可以認定,原告于2018年2月7日將飛機從某村飛至某都的行為系受被告指示執行任務,而被告于2日后失聯。因此,被告未按協議約定,自2018年2月10日起未對飛機采取安保措施,負責飛機的停放安全,未負責原告機組人員的食宿費用,其行為構成違約。

3.《飛行服務協議》是從何時開始解除的?根據查明的事實,被告自2018年2月10日起對飛機不管不顧,原告為避免損失擴大,將飛機運回公司機庫停放,并于2018年3月16日向被告郵寄了律師函。原告發送律師函的行為及內容均表示原告愿意繼續履行合同,愿意繼續為被告提供飛行服務,但被告對該律師函未做任何答復,既沒有接管飛機,也沒有指示原告執行飛行任務,亦沒有按約支付第二季度的飛行服務費。被告以其行動表明其不履行合同主要義務,原告以此為由主張解除雙方簽訂的《飛行服務協議》既符合法律規定,也符合協議約定。

被告否認收到原告于2018年8月2日寄出的《解除飛行服務協議通知書》,且原告也未舉證證明被告確已收到了該郵件,但由于原告向法院提出變更第一項訴訟請求為“判令雙方簽訂的《飛行服務協議》于2018年8月3日解除”的申請后,法院于2018年8月17日向被告送達了原告變更訴訟請求申請書副本,即原告要求解除協議的意思表示于2018年8月17日到達被告,因此,雙方簽訂的《飛行服務協議》自2018年8月17日起解除。

4. 關于飛行服務費,按照《飛行服務協議》約定,被告應于2018年4月1日前支付第二季度的飛行服務費50萬元,協議于2018年8月17日起解除,那么,在協議解除之前,雙方仍應繼續履行協議約定之義務,故,法院判決被告向原告支付飛行服務費50萬元。

關于空域使用費,協議中約定由被告自行負責,且在某村以外的空域使用費為2萬元/次,原告按被告指示于2018年2月7日將飛機從某村飛至某都,被告應承擔該次空域使用費,但被告已支付1萬元,因此,法院判決被告向原告支付空域使用費1萬元。

關于照管飛機費用,對原告有證據證明確已發生的合理費用,法院予以部分支持,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1320元。

關于違約金,按照協議約定,如果被告未按約支付費用的,原告有權拒不執行后續相關飛行服務并解除協議,同時被告向原告賠償違約金10萬元。且對于每年飛行服務費200萬元的合同而言,10萬元的違約金并不算高,不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故法院判決被告向原告支付違約金10萬元。

關于律師費,按照協議約定,只有在協議一方在有效期內單方終止、解除協議時,違約方應賠償因單方終止、解除協議給對方造成的損失,賠償的損失包括守約方因違約行為而主張自身權益所產生的律師費等。本案中,原告系以被告違約為由主張解除協議,不符合雙方約定的主張律師費損失的情況。因此,法院對原告主張的律師費不予支持。

律師提醒,飛行服務合作過程中,如出現任何意外局面,均應與對方及時溝通,協商出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避免損失進一步擴大,即使雙方矛盾激化,無法對話時,也應委托律師代為談判,切忌放任不管,聽之任之,最后使自己處于被動狀態,還沒有道理可講。



文章評論
截至2019-09-20 :20:38 共收到 0 條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還沒有帳號 現在注冊
2019-09-20 :20:38
?

2013 通航在線版權所有   備案/許可證編號:閩ICP備15000566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關于我們 隱私條款 使用幫助 投搞方式 友情鏈接 加入我們 聯系我們

360排列5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