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飛行一時爽,事故喪生追悔遲!論合法飛行在賠償中的重要性

日期:2019-06-26 00:08 作者:張靜

飛行事故  通用航空  風險管控

作者簡介

張靜,上海段和段(鄭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及通航法律事務部負責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通用航空產業研究中心研究員及河南分部負責人,鄭州市涉外律師人才庫入庫律師,熟知國內外通航產業發展現狀及發展方向。對國際通航項目的鑒別、談判、引進具有專業的把控能力。歡迎與作者(微信:Jing-18513539335)進行交流。

引言:據了解,2014年國內(不含港澳臺地區)發生6起通航事故,致7人死亡;2015年發生12起通航事故,致18人死亡;2016年發生23起通航事故,致26人死亡;2017年發生38起通航事故,致9人死亡;2018年發生18起通航事故,致16人死亡。每一組數字后面都是消逝的生命和親屬無盡的哀傷,而在事故的后續處理上,賠償是首要問題,這直接關系到受害者生前負有撫養和扶養義務的直系親屬的日后生活,因此顯得格外重要。而在賠償金額的確定中,受害人本身有無過錯,以及過錯程度則是關鍵因素。下面筆者通過真實案例分析為面臨此類糾紛的人士提供些許參考。

案例一

案情概述

原告:R+M(JR父母),美國人

被告1:北京某航空設備公司

被告2:王某

被告3:河南某飛機制造公司

被告4:江蘇某飛機制造公司

2015年5月3日,JR(原告長子)駕駛1架兩座輕型運動飛機,載著趙某,在某縣發生墜毀事故,2人當場死亡。

經查,該飛機為被告1所有,無適航證、無國籍登記證、無民用航空電臺執照,且未向軍、民航空管部門申報,系非法飛行導致的一般飛行事故。且飛機未取得中國民航局的型號認可和生產許可證。

JR系美國國籍,持有FAA飛行執照,但未持有中國民航飛行執照或執照認可函,生前受被告4邀請,于2015年4月15日進入中國境內為被告1、被告3、被告4提供飛行勞務,工資由被告2發放。

被告2是被告1、被告3和被告4的實際控制人。

事故發生后,中國民用航空華東地區管理局對被告1處以10萬元的罰款。

事故后,被告1向JR支付喪葬費76495元。

訴訟請求

判令四被告共同賠償喪葬費42516元、死亡賠償金1057180元、被扶養人生活費476346元、精神損害撫慰金10萬元,共計1676042元。

爭議焦點

JR在本次事故中有無過錯

律師解析

1、二原告系JR父母,是第一順序繼承人,可以請求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

2、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本案中,JR系被告4邀請進入中國,被告3參與實施了事發當日的飛行活動,該航空器為被告1所有,并托管在被告3處,故JR所進行的飛行活動系為被告1、被告3、被告4提供勞務,該三被告是飛行活動的受益主體,現JR在提供勞務過程中死亡,三被告應承擔賠償責任。

3、JR作為持有FAA執照的飛行員,應當明知該次飛行系未向中國軍、民航空管部門申報而進行的非法飛行,且其在未持有中國民航飛行執照或執照認可函的情況下,便在中國從事飛行活動,對其在此次飛行事故中死亡應自負一定責任,法院酌定為30%的次要責任。

4、被告2雖系被告1、被告3、被告4的實際控制人,但其與JR之間并未形成提供勞務與接受勞務的關系,其行為應視為職務行為,所產生的法律后果由其代表的公司承受。雖然被告2自認應由其承擔賠償責任,但該自認是在排除另外三被告承擔賠償責任前提下作出的,該自認不影響對承擔JR死亡后果的責任主體的認定,故法院認定,被告2不應當對JR的死亡承擔賠償責任。

5、關于死亡賠償金的數額。2015年北京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為52859元,故死亡賠償金數額應為52859乘以20年乘以70%,合計為740026元。

6、關于精神撫慰金。二原告因JR的死亡產生精神痛苦,結合本案具體情況,法院酌定精神撫慰金數額為7萬元。

7、關于喪葬費。按照2015年北京市職工6個月平均工資計算,法院判定為42519元,但被告1已支付76495元,已經超過法律規定的賠償標準,故法院不再予以支持。

8、關于被扶養人生活費。二原告未提供充分有效證據證明其喪失勞動能力及缺乏生活來源,故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二

案情概述

該次飛行事故中,另有一名中國人趙某喪生,趙某生前系某通航公司飛行員,持有中國民航頒發的商用飛行執照。根據《侵權責任法》的規定,民用航空器造成他人損害的,民用航空器的經營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是因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擔責任。被侵權人死亡的,其近親屬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故趙某之父、之妻、之女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告1、被告2、被告3共同賠償其死亡賠償金1057180元、喪葬費42516元、被撫養人生活費476346元、精神損害撫慰金20萬元、殯儀館停尸費44720元,共計1820762元。

爭議焦點

1、趙某在該次飛行事故中是否存在過錯;

2、趙某是否應當承擔部分責任。

律師分析

1、過錯又稱過失,指行為人對自己行為的后果應當預見或者能夠預見而沒有預見;或者雖然預見了卻輕信這種結果可以避免的心理狀態。本案中,趙某生前系飛行員,持有CAAC商用飛行執照,雖然比普通人對非法飛行的危害有更清楚的認知,但他的登機行為本身并不增加墜機的危險,且無論其出于何種目的登機,均難以認定其具有應當預見而沒有預見的過失,而是屬于輕信危險不會發生的過失。在高度危險作業中,相對于被告1和被告3的過錯而言,趙某的登機行為屬于一般過失。

2、被告主張趙某在導致其死亡的事故中存在過錯,應適用過失相抵原則,減輕其賠償責任。本案中,涉事航空器系兩人座輕型運動飛機,雖為航空器,但并非經國家有關部門批準而投入營運,因此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用航空法》所調整的民用航空器,故法院認為,不宜適用《侵權責任法》第71條 民用航空器造成他人損害的,民用航空器的經營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是因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擔責任。而是選擇適用了《侵權責任法》第69條 ,從事高度危險作業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而無論適用哪一條,本案的侵權人均需承擔無過錯責任(即無論侵權人有無過錯,均需承擔侵權責任)。

過失相抵原則是指當受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或者損害結果的擴大具有過錯時,依法減輕或者免除侵權人的損害賠償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過失相抵在適用于無過錯責任案件的情形下,須以受害人有故意或重大過失為前提,受害人僅具有一般過失的,不能適用過失相抵。

本案中,趙某僅存在一般過失,且無證據表明其登機行為與墜機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故不適用過失相抵原則,因此,法院對原告請求的死亡賠償金和喪葬費進行了全額支持。

3、關于被撫養人(趙某之女)生活費。2015年北京市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為36642元,趙某之女系2009年出生,故被撫養人生活費為36642乘以13再除以2,即為238173元。

4、關于精神撫慰金,結合本案具體情況及趙某為家中獨子的事實,法院酌定為10萬元。

5、停尸費屬于喪葬費范疇,法院對此不予支持。

律師提醒,飛行員在執行飛行任務時,應確保自己是在合法飛行,否則一旦發生事故,不但得不到全額賠償,還需承擔相應責任。



文章評論
截至2019-08-05 :03:10 共收到 0 條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還沒有帳號 現在注冊
2019-08-05 :03:10
?

2013 通航在線版權所有   備案/許可證編號:閩ICP備15000566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關于我們 隱私條款 使用幫助 投搞方式 友情鏈接 加入我們 聯系我們

360排列5杀号